进一步发挥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的专业支持和自律管理的作用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2 15:02

进一步发挥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的专业支持和自律管理的作用

2018-06-12 10:01来源:Chinamoney外汇/汇率/人民币

原标题:进一步发挥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的专业支持和自律管理的作用

外汇市场自律机制不是替市场选择汇率水平,而是规范市场行为,打击价格操纵,维护公平交易,保护交易者的合法权益。

一、积极的贡献

为顺应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和国内外汇市场对外开放的发展趋势,并与国际规范接轨,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于2016年6月24日正式成立。这标志着我国外汇市场由过去的他律为主转为他律与自律相结合的发展阶段。

2017年4月,中国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成立,积极参与全球外汇市场委员会的筹建并作为创始成员加入该委员会。之后,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纳入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框架,负责具体事务。所以,连头带尾,到今天为止,中国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有了两年的历史。这两年,正值“8.11”汇改后,国内外汇市场发生剧烈震荡,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步入深水区,指导委员会的成立可谓正当其时。

早在外汇市场自律机制正式成立之前,就以自律机制秘书处的名义,组织讨论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并不断优化。2016年初披露中间价报价机制,创造性地解决了人民币有管理浮动的汇率“中间解”(汇率完全固定或自由浮动,被称之为“两极解”或“角点解”)的市场透明度问题。2017年5月底在报价机制中引入“逆周期因子”,以更好对冲市场顺周期行为、反映国内经济基本面,又有效解决了汇率“中间解”的政策公信力问题。这为2017年人民币汇率成功逆袭、外汇储备止跌企稳,化解跨境资本流动冲击风险、维护国家金融安全做出了重大贡献。

过去两年,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还在推动行业自律管理,维护市场正当竞争秩序、促进外汇市场有序运作和健康发展方面做了许多基础性、制度性的工作。一方面,作为全球外汇市场委员会的创始成员,积极推动《全球外汇市场准则》和《中国外汇市场准则》落地实施,旨在向中国外汇市场参与者和从业人员提供通用性的指导原则和行业最佳实践的操作规范,促进外汇市场专业、公平、高效、稳健运行。另一方面,发布了一系列自律规范制度文件,建立了覆盖全国的省级自律机制,开展了自律行为监测、评估和培训,较好提升了银行跨境本外币业务经营的整体水平。

二、市场改革的方向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要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将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作为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首要任务,并强调要完善外汇市场体制机制。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均是题中应有之意。日前,易纲行长博鳌论坛上阐述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三原则之一,就是要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

正如利率市场化并非止步于取消存贷款基准利率浮动区间限制,而是要有市场化的基准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一样,市场化汇率也需要有深度和广度、有流动性的外汇市场做支持,而非只是扩大或者取消汇率浮动区间。未来的外汇市场发展,不只是理论问题,更是实践问题。作为专业的市场中介组织,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在这方面应该有所作为,也必将大有可为。

2005年“7.21”汇改以来,随着人民币汇率弹性逐步增加,我国外汇市场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迄今为止,银行间外汇市场成员,除了境内外、中外资银行外,还有非银行金融机构(包括财务公司、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和少数非金融企业;外汇交易产品,除缺外汇期货外,境内已推出了即期、远期、掉期、货币掉期、期权等基础产品,外汇交易规模较快增长,市场主体运用各种衍生品工具管理汇率风险的积极性逐步提高。

但是,一方面,银行间市场作为汇率形成的市场,交易主体依然以风险厌恶型的银行为绝对主力,交易主体的同质性较高,容易形成单边的市场,影响市场自主出清。另一方面,结售汇市场有严格的实需管理,即人民币外汇买卖需要有依法合规的贸易投资和金融交易背景。这导致,虽然银行间市场没有实需要求,但银行间市场交易主要受客盘驱动,影响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再一方面,由于严格的实需交易原则,还限制了外汇金融产品创新,不利于资源配置和风险规避。受制于交易规则和交易产品的约束,即便有一些非银行交易主体参与银行间市场交易,也不过是把零售业务拿到了同业市场,主要是赚取两个市场之间的差价,缺乏价格发现的主动性。

借鉴成熟市场的经验,只有增加交易主体、放松交易限制、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才能真正推进外汇市场发展。过去我们只重视了增加交易主体和丰富交易产品两个方面,所以,并没有有效实现“7.21”汇改确定的外汇市场发展初衷。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的抽样调查结果,2016年4月,全球人民币外汇的日交易量约为2020亿美元,其中在岸市场约为730亿美元,离岸市场约为1290亿美元,但在岸市场的即期交易(约为390亿美元)超过离岸市场(约为290亿美元),衍生品交易则落后于离岸市场(分别约为340亿和1000亿美元)。交易限制多、交易产品少成为在岸市场明显的“短腿”,影响在岸市场的人民币汇率定价权。

三、重要的职能

如前所述,“上日收盘价”加“篮子货币汇率走势”或再加“逆周期因子”的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解决了汇率“中间解”的透明度和公信力问题。然而,这距离真正的汇率市场化依然任重道远。因为没有一个成熟市场的汇率是用一个定价公式形成的,也没有一个因素对汇率的影响永远是一个方向的。

这是境内外汇市场功能不健全情况下的权宜之计,未来随着人民币汇率走向清洁浮动,还要进一步发挥市场主体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外汇市场自律机制不是替市场选择汇率水平,而是规范市场行为,打击价格操纵,维护公平交易,保护交易者的合法权益。

当然,外汇市场发展与汇率弹性增加是鸡与蛋的关系。如果只是发展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弹性却不增加,结果将是,要么外汇市场根本就发展不起来,因为市场没有避险需求;要么外汇市场发展加剧无风险套利,加大汇率调控的负担。前期,在人民币汇率单边走势或预期下,企业大量远期净结汇或净购汇,银行提前在市场卖出或者买入外汇,增加市场自主出清难度,也不利于引导企业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纪律。

反过来,如果外汇市场功能不发达,也会制约汇率弹性的增加,因为市场无法自己发现价格,或者是汇率浮动起来以后市场缺乏避险工具。可见,即便不能说外汇市场发展是汇率市场化的前提条件,但二者至少不能偏离太远。如何拿捏好二者之间的度,应该是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这种专业机构的职责所在。

此外,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稳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是大势所趋。但金融开放不是一放了之,其中,依照国际上反洗钱、反避税、反恐融资的惯例,督促金融机构按照“了解客户、了解业务、尽职调查”的展业原则开展业务,以原则监管逐步替代规则监管,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既需要外部监管的他律,也需要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这类市场中介机构的自律。过去两年这方面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未来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作者:管涛,第一届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原文《进一步发挥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的专业支持和自律管理的作用》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8.6总第200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